收到鑽戒時可以擺出這副表情,大約就是真的很開心。.jpg
◆收到鑽戒時可以擺出這副表情,大約就是真的很開心。

文/布勒妞

九月初,我的室友B到美國找她男朋友,一去就是三個禮拜。這三個禮拜背負著重要的任務,可不是玩玩就算:她要跟交往十年論及婚嫁的男朋友提出延後婚期的要求。

婚禮原本定在明年三月,但日子剛敲定下來,她就慌了,接下來,她一天比一天慌。然後她開始制定一連串的玩樂計畫,包括在婚禮前的一人鐵馬環島旅行;然後她開始常常莫名地走到我房門口,欲言又止;然後她煩躁的次數變得頻繁;然後有一天她告訴我,她男朋友把親手設計的賀卡寄給她看,換來她冷冷一句:「這什麼東西」。

「哇,妳男朋友好可憐耶。」我這句話也是完全不經大腦就脫口而出。

十年真的不短。對某些人來說,一生更是只有一個黃金十年,很多事情若在這段期間還沒拍板定案,就叫做太遲,接著隨之而來的其他種種,好像就只能以「不得不」來形容。雖然我不認為凡事必當如此,但也多多少少承受過一點那種壓力(嗨布勒媽媽,覺得我在說妳嗎?沒錯就是妳了)。我有點了解B的心情。人生充滿階段。吃完午飯要吃晚飯。但是問題總會回到自己身上:如果我不想要下一個階段呢?如果我想要skip?有的時候,人不知道自己確切要什麼,但可以確定不要什麼……

隔兩天B又跑來,說她原本預計在日本轉機,可以順便去逛逛(她沒去過日本,所以對此非常興奮),而且機票也比較便宜,但沒想到跟男友報備過後,男友視訊丟來一句話:

「不可以。如果妳真的要去日本,我寧可妳不來。」

我聽得一頭霧水,問B為什麼,她一臉無奈。說來說去,還是因為日本核災。她男友的理由再理直氣壯不過:「這是為了之後的Baby身體著想,不然萬一小孩出生了有什麼問題怎麼辦?」

好大好絕的一個怎麼辦。真的,被這麼一說,我也覺得還是別去的好,只好安慰B過幾年後自己去總行了吧。(似乎也不行)

安慰來安慰去,B還是很煩,時間一到,照舊拖著行李箱飛往美國去也。

這三個禮拜我過得很是清閒,流理臺沒有堆積數日惹來螞蟻的碗盤,廁所沒有沒沖乾淨令人希望自己暫時進入盲眼狀態的馬桶。一個人住有另一種愉快,即使坦承這件事情彷彿讓我自己顯得不好相處。自己煮食,洗衣洗碗,與貓玩耍,除了偶爾幾個晚上喝太多隔天頭痛,其他一切好到不行。而平靜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(好惋惜啊啊啊……),三個禮拜過後的某天清晨,B旋風一樣地回來了,我剛睡醒,滿頭頭髮亂翹,正在廚房燒水煮咖啡喝。才放下行李箱,她就興奮地跑來吱吱喳喳,給我看她曬出斑來的手背,並且一邊打開冰箱興致勃勃地檢視每樣東西,一邊問我這是什麼那是什麼。

她突然把手伸到我面前的時候我正專心進行悶蒸的動作,數秒數。那閃光一閃,瞬間我秒數都不知數到哪去了。心裡嘆了一口氣,我決定放棄這杯咖啡,就亂沖吧。我回頭看她的手,看到那一閃一閃亮晶晶在她無名指上的,可不是傳說中一顆永流傳的鑽戒嘛。

「哇,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鑽戒耶。」這是真的。並且我及時把後面那一句縮回去了:好像假的。還好有縮回去,我為自己的白目捏了一把冷汗。真的夠白目,該死。B的臉沐浴在光輝裡,看起來神清氣爽;之前那說不出的恐慌散去了。B告訴我,她來不及跟男友說鑽石要一克拉以上才能保值,他就已經買好了,這顆只有五十分,他一個月的薪水。B就像電影裡演的那樣把手拿起來東看西看,一邊喃喃自語,很是有趣。

「沒關係,我相信妳老公以後可以買鴿子蛋給妳。」那天騎車上班的路上我心中突然浮起這句話,但沒告訴她。後來我也覺得B還是不要去日本比較好,畢竟她那麼喜歡小孩,我記得她曾發下豪語,希望以後可以生四個(或以上)的孩子。日本,還是留給我去好了。

祝妳以後收到這麼大顆的。.jpg     
◆祝妳以後收到這麼大顆的。

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