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林欣誼(中國時報)

詩人羅毓嘉

◆詩人羅毓嘉《偽博物誌》寫下踏入職場2年的思索。(中國時報 陳怡誠攝)

廿七歲的詩人羅毓嘉兩年內連續推出詩集《嬰兒宇宙》、散文集《樂園輿圖》與新作《偽博物誌》,是新一代詩人中創作力豐沛也表現突出的一位。對羅毓嘉而言,《偽博物誌》也是他踏入職場兩年的產物。「這兩年來我到底在做什麼?寫詩成了我面對這個問題的答案。」

羅毓嘉畢業自政大新聞系、台大新聞所,現任網路媒體財經記者。從背著書包寫詩的少年,蛻變成日復一日看盤、開股東會、被股票交易所淹沒的上班族,轉眼之間他怕自己就要變不回那個「會為了一隻街貓死去的少年」了。

於是,在忙碌的生活中他更要繼續寫詩。他自問:「誰不是被生活拖磨?不寫比寫更簡單,但不寫生活會變得更難,因為我還在拉扯關於『我是誰』的問題。」他說:「不寫,可能表示我不再思考。」

對詩純真的信念與熱愛,是他沒被職場洗去的部分。羅毓嘉常以戀愛為寫詩動力,她也從不避諱同志身份,進入社會兩年,他閃著慧黠而偶見妖媚的眼睛,將更廣的視野與題材帶進了詩。

如他從《土地徵收條例》草案得來的靈感:「我會答應你/給你明年的收成給你發芽的果樹/給你蜂房和龍眼蜜/一句話放過年也就苦了澀了/它不純淨/砍我的頭」。

從《偽博物誌》中可以見到,他多數的作品以礦物、植物、城市的名稱為題,看似「博物」,也可見年輕詩人對社會的熱切關注,但他坦言,在詩中總歸想問自己的,其實只是最簡單的「今天你快樂嗎」。

昨天新書發表會由詩劇的形式呈現,由建中紅樓詩社、無垢舞蹈劇場演出。兩個男子以富有表情的聲音輪番誦念詩句,被布覆蓋的演員,緩慢而誇 張地扭動肢體,彼此抓縛並掙扎。現場宛如紅樓詩社的同學會,羅毓嘉滿場「學長、學弟」招呼,也回憶當年詩社啟蒙。「尤其在詩社學習朗誦,對我寫詩的節奏感 影響很大。採詩劇發表就是想用真實的聲音,表現我詩裡的腔調和『氣口』。」

★原刊載於2012.07.22 中國時報文化新聞

★羅毓嘉的作品:《偽博物誌》詩集《樂園輿圖》嬰兒宇宙》詩集

偽博物誌  i144.jpg  嬰兒宇宙  

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