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國瑞&Ohara
◆張國瑞和導盲犬Ohara情同家人,但為了讓Ohara退休安享晚年,忍痛與牠告別,《再見,Ohara》記錄這段真實故事。

文/林欣誼(中國時報)

日本導盲犬故事《再見了,可魯》賺人熱淚,同樣感人的真實故事也發生在台灣。文字工作者陳芸英以《再見,Ohara》記錄她的視障朋友張國瑞和導盲犬Ohara的情誼,以及他面對Ohara退休分離的痛楚,和幫Ohara找到收養家庭安享晚年的過程。簡單親切的文字,刻畫人狗之間難以言喻的情感。

現年十四歲的Ohara是台灣第二隻導盲犬,是拉不拉多與黃金獵犬的混合種。一九九九年從紐西蘭皇家導盲犬中心來台,主人張國瑞是傑出視障人士、台灣研發盲用電腦先驅,現任職淡江大學盲生資源中心。

《再見,Ohara》的故事從離別開始。二○○九年,導盲犬訓練師提醒張國瑞,該讓十二歲的Ohara退休,但張國瑞與牠情同家人,百般抗拒,回憶一幕幕湧上心頭,如象神颱風襲台時,Ohara為了不讓主人在狂風驟雨中冒險出門,硬是憋尿十幾個鐘頭,就是不到牠熟悉的草坪尿尿。
在張國瑞追求女友時,Ohara彷彿心有靈犀到女生腳邊撒嬌示好,主人被女生拒絕時,竟趴在地上彷彿自己吃了敗仗。張國瑞父親住院時,Ohara帶他每天從淡水住家到榮總探視。

陳芸英說,「雖然狗不能受訪,但我深深感受到Ohara無聲的力量。」

因為訓練師這句話:「難道你希望牠走不動了才退休?」,點醒張國瑞,開始尋找收養家庭。透過台灣導盲犬協會的徵求,Ohara落腳宜蘭的依帆夫婦家,不料一年後因社區反對住戶飼養大型犬,Ohara再度搬家,來到視牠如己出的台中Julia家。

收養家庭主人對Ohara的照顧無微不至,如體諒Ohara年老,牠在家中大小便,Julia夫婦都不責罵;癱瘓後,不時為牠翻身防褥瘡,張國瑞也常帶新導盲犬Effem探望Ohara,所有狗物品都貼心地準備兩份。

陳芸英表示,今年七月Ohara病危,北上求診獸醫杜白,她在診所看到一群關心Ohara的朋友,幫牠按摩、換尿布、擦地上漏尿,場面壯觀,「導盲犬為視障者辛苦工作,老了以後換明眼人服侍牠,這是公平、美好的回饋。」

★原刊載於2012.09.23 中國時報文化版 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reading/110513/112012092300291.html

牠們退休養老 全靠有心人

文/林欣誼(中國時報)

陳芸英為張國瑞在盲生資源中心的兼職同事,著有《盲鬥士》等多本視障主題書籍。二○○三年與已故攝影師李明陽合作出版《讓我做你的眼睛》,用攝影書記錄張國瑞和Ohara日夜相伴的生活。

這次提筆寫《再見,Ohara》,除了Ohara和張國瑞的感情,也把重點放在退休導盲犬的收養家庭。由於退休導盲犬多已屆遲暮,只能再活兩、三年,日本北海道有專為導盲犬成立的「養老院」,讓牠們安養終老。

台灣對退休導盲犬的安置,則由原本牠服務的主人或親朋好友優先收養,再來才會徵求收養家庭。收養家庭不但要花費更多心力和金錢照顧老邁的退役導盲犬,更得時時做好死別的心理準備。

陳芸英書中提到,Julia收養Onor、Ohara兩隻退休導盲犬,用心地給牠們「天堂」般待遇,「社會上缺少對收養家庭的報導,我想藉這本書描寫這群有愛心的人。」

相較國外導盲犬退休後,大多難與原主人見面,張國瑞和Ohara的例子溫馨動人。她也以此呼籲視障朋友,讓導盲犬在該退休的年紀放手,及時享受健康的時光。

目前台灣有「惠光導盲犬基金會」、「台灣導盲犬協會」兩大單位,台灣第一隻導盲犬Aggie一九九六年由惠光引介來台,牠服務的主人、新莊盲人重建院教務主任柯明期曾出版《台灣第一隻導盲犬Aggie》。

Ohara來台初期,台灣仍不熟悉導盲犬,上公車、進餐廳常遭白眼,張國瑞需隨身帶文件證明牠有權進出,幸而帥氣又優秀的Ohara很快贏得人心。如今大眾對導盲犬認識提升不少,約有廿八隻導盲犬現役中,Ohara過去常在訓練課程中擔任「助教」。

★原刊載於2012.09.23 中國時報文化版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reading/110513/112012092300292.html

★ 看更多張國瑞跟Ohara的感人故事《再見,Ohara》

再見,Ohara 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