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段背景懸殊的愛情,到底能不能繼續?你又是否願意用一輩子去守候一段沒有未來的祕密戀情?這部小說讓你不住地對自己提問:愛情到底是什麼?然而,它卻讓你不可抑止地渴望,想回到愛情的原點,想再一次擁抱愛!」——《ELLE》雜誌書評

由《香水》編劇安德魯.柏金自編自導成知名電影《激情海岸》,精彩動人的原著小說《如果你不再為我心跳》(Les Vaisseaux du Coeur)即將由寶瓶文化出版。書未上市,先看看電影片段囉!

  

★《如果你不再為我心跳》(Les Vaisseaux du coeur) 搶先看 PART Ⅰ~~
 

1高文

在我十八歲那年,高文走入我的生命,這是我們兩人都沒有料到的事。他敲開了我的心扉,只是在那個時候,我誤將肌膚軀體當成了自己的心。

他比我年長六、七歲,在那年已是自力更生的漁夫,而我還是個仰賴家中照顧的學生。高文年紀雖然不大,但討海工作的歷練讓他肌肉結實,短短幾年的歲月在他身上刻劃出超乎年齡的線條,和他相比,我那些來自巴黎的朋友不過是一群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。高文只要一發現有旁人盯著他看,就會避開視線,但是在他的眼眸裡仍然看得出稚氣,微微上揚的高傲嘴角也藏不住青春,一雙彷彿粗鹽磨刻出來的大手以及沉重的步伐,展現出成年男子的力量。他戒慎地踏出每一步,似乎以為自己仍然踩在甲板上。

小時候我們代表兩個互不相容的族群,彼此輕蔑地打量。他是布列塔尼的少年,而我是來自巴黎的少女,我們都深信雙方人馬在人生的道路上絕對不可能有交集。他出生於貧窮的農家,兄弟姐妹眾多,我則是隨著家人來鄉下度假。在他眼裡,度假觀光就像我們的主要工作,絲毫不值得他敬重。難得有空閒的時候,他會和兄弟一起汗流浹背地踢足球——老實說,這項運動從來就引不起我的興趣。如果不去踢球,他不是破壞鳥巢,就是拿著彈弓恣意射擊小鳥,這種行徑在我看來簡直稱得上卑劣。其他時候,他不是和朋友大聲吆喝,就是狹路相逢的時候衝著我們兩姐妹口吐粗話,讓我覺得這些男孩的舉動實在令人厭惡。

我這個富家千金第一輛腳踏車的輪胎,就是被高文戳破的。這輛腳踏車對他們家的一夥兄弟來說,實在太讓人無地自容了,因為相較之下,他們只能用一個加裝輪子的大箱,在村子裡唯一的道路上以近乎解體的方式,鏗鏗鐺鐺一路往下滑。直到高文的腿夠長了以後,他才用他父親那輛簡陋不堪的腳踏車代步(這輛破車還是高文趁他爸爸——也就是羅塞雷克老爹——在某個週六夜裡醉倒在泥坑裡時,偷偷牽回家的。)比起來,我們兩姐妹的鉻合金腳踏車就不一樣了,不僅配備鈴鐺、擋泥板和置物籃,我們還刻意用衣夾在輪軸上夾著幾張明信片,製造出類似引擎的音效,好嚇唬對我們不屑一顧的羅塞雷克家兄弟。

然而,我們兩家的孩子之間有一種默契——我們只和羅塞雷克家的獨生女一起玩。但伊芳這個金髮小女孩可一點也不優雅,是我父親口中「兔子般多產家庭」裡的老么,再說,她的名字對我們而言,也不太入流。我早就說過,我們兩人的差距太大。

到了我十四、五歲時,高文便在我眼前消失。夏天時,他開始在他大哥的拖網漁船上見習。這艘船的名字叫做「驍勇設計師」號,我一向很喜歡這艘船的名字,因為有一段很長的期間,我一直以為這艘船是以某個勇氣超凡、在因緣際會下來到海上救難的時裝設計師所命名!高文的母親說他「很會做事」,認為這個兒子「很快就會成為好船員」。但是在那個時候,他仍然只是個實習水手——也就是船員的出氣筒。實習水手本來就得受氣,更何況他身為船長的弟弟,實在也沒有別的選擇。

這個變化等於是讓我們在村子裡少了一個敵人。儘管羅塞雷克家只剩下年紀最小的五個兄弟,但他們還是繼續把我們當成黃毛丫頭和自以為是的巴黎女孩看待。偏偏,我的名字又叫喬琪,而我的母親也總是一再強調:「是喬琪(George),不是男孩名字喬治(Georges)。」母親在年輕的時候極愛女作家喬治.桑的作品《安蒂亞娜》鈫,於是為我取了這個名字,奉獻給年少的澎湃熱情。我妹妹的名字菲德麗沒有特別的出處,但我為了表達對自己名字的不滿,總是刻意喊她「菲德麗,不是有小雞雞的菲德烈」。的確,每次開學,當我進入新班級的時候,我總會極盡所能地避免遭到大夥嘲笑,畢竟要新同學適應我的名字,通常會需要一段漫長的過渡期,而孩子們對與眾不同的人、事、物總是毫不留情。一直到長大成人之後,我才原諒母親為我取了這個名字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