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我的貓

緊緊盯著手上的錶,我咬牙告訴自己,再來的這班公車,無論多擠多爆炸,司機臉多臭,我都要把我自己塞進去,因為真的來不及了。

晃盪著,車來了,我卻有不祥的預感。

嘶一聲,像芝麻開門般,公車門開了,但裡面不是誘人的寶藏,更不是我所熟悉的世界。

我突然希望自己腳上生了根,但我竟仍像被下蠱般上了車。一開始,先衝撞我鼻子的是濃濃悶悶又厚重的菸味與怪味。我皺眉,心裡遲疑,要不要乾脆下車,再豪睹下一班公車,門卻瞬間在我身後咻的闔上。

啊,這下可好了,再也逃不掉了。我心裡一片苦澀。(好處是,我只要緊緊巴住這輛公車,就不會上班遲到)

我把自己站成一根針。

車上的他們,大部分是老年人,只有幾個人是女性及孩童。他們有的正張著大眼,一臉狐疑地看著我,好像我突然闖入不該闖入的世界。有的正熱烈討論窗外的風景,從他們發亮的雙眼,拔高的聲調,那真像是一次久違的愉快的冬日出遊(我多麼想靠近這一類的人,但心裡又有點怕)。

但也有少部分的他們,不安始終擺在臉上,好像即使這公車已經隔絕於世,即使這公車上的他們在我眼裡,是屬於同一類的人,他們仍覺得自己是孤寂的,只是命運,或者生命裡某種無法言喻的東西,例如時運不濟,例如荒謬,把他們短暫的綁在一起。

其實,我最想做的,是把自己縮小縮小,最好縮小到一粒灰塵,然後隨著公車行駛前進,我從門縫裡飛出去。

但我又不禁想,會不會,未來我也是其中的一員?

公車剛駛過光復南路口,車上突然一陣大騷動。
突然間,他們全部從座位上站起來了,一眨眼,他們竟全下了車。公車上,只剩我和另一個女生。
公車上,空空盪盪。陽光一陣陣溫暖地斜射在空的椅子上。

我驚訝地看著窗外,有好多的他們,聚集在一起,一波一波,像流水湧入國父紀念館對面的空地,那空地上高高掛著「創世基金會寒冬尾牙」。

這實在是很瑞蒙卡佛的一個早上啊!

★寶瓶文化給你最完整的瑞蒙.卡佛~~

 

全站熱搜

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