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文/ 牛小兔)

人的第一印象是很恐怖的,自從我的外島兵朋友跟我說:「LUXGEN這個汽車名字取壞了,根本就是垃圾俊!」我對LUXGEN這個品牌就失去了好感。
不過,最近他們的一部廣告卻讓我改觀了。那是以「張三的歌」為背景音樂,一個中產階級的男士開車載著兒子,兒子正在作文本上寫著我的志願,車子馳騁在道路上,天空雲彩變幻著,時空交錯了,兒子長成開著車的男士,廣告中低沉口白:老爸,我這樣有算成功嗎?
我心一緊……好想去拍拍那個寫文案的人。
一個擔心讓別人失望的人。
不是開著好車、穿著西裝算是成功,不是賺了多少錢,擁有「總」字輩的職銜,不是叱吒風雲,不是呼風喚雨。
成功是讓老爸不失望。

寫父子關係這個主題,大概沒有比派特森寫得更好的。
長夜將盡》裡有一段,寫主角的父親生病住院,主角去醫院探視,他走進醫院左轉又轉,終於來到病房前的長廊上,遠遠的他看到父親背對著他,抱著頭,壓著肚子,用怪異的姿勢站著。那個瞬間,長廊上沒有別人,父子倆天隔一方的站著,他應該要上前去的,但那一刻他卻看到父親在顫抖──啊,不是顫抖,是哭泣,是因為承受不了胃的疼痛而哭泣。
他這輩子沒看過父親哭泣啊。
筆一轉,派特森敘述起父親是個天生的運動員,體魄、活力、決心、毅力,全集於一身;他在拳擊場上被狠狠揍了,臉上還帶著淺笑穩穩站著,不倒下就是不倒下,撐過所有觀眾預期的時間,他體內有任何人都無法忽視的烈焰;「父親能承受一切」。
但是就在那個長廊上,他看著哭泣父親的背影,幾乎不能呼吸。然後他轉身,直接離開醫院,開車回家。

讀到這一段文字時,我倒吸了口氣,LUXGEN的廣告又浮了上來。( 雖然我知道派特森下筆那麼節制,一定不想跟煽情的廣告相提 )
我們愛,我們背離,我們閃躲、我們逃避;我們恨他以愛之名期望著自己,更恨自己不能符合他的期望;我們害怕自己不能壯大到如同心中的那一座山,更害怕心中的那一座山有一天突然不是自己想像的壯大……

父與子,永遠寫不完的課題。

 

 

長夜將盡(I kjølvannet)

 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